【区块链数字货币】中国人民银行今年示范运营数字货币!

目前中国央行数字货币DCEP基本研发完成,即将推出,伴随着DCEP的推出,基于DCEP的区块链跨境结算体系也会迅速搭建起来。这将使得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迈进一大步。

人民币国际化是指人民币获得国际市场的广泛认可和接受,并发挥计价单位、交换媒介和价值储藏的功能,即成为国际结算货币、投资货币和储备货币。

据中国经济专门媒体财经称,中国人民银行将于今年上半年,在部分城市全球首次示范运营法定的数字货币。

《【区块链数字货币】中国人民银行今年示范运营数字货币!》

我们主要谈三个方面:

一是数字货币的机遇,供需两侧都支撑着数字货币时代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终将来临。

二是数字货币的挑战,包括自身挑战和外部挑战。

三是对数字货币未来发展四点不成熟的意见。

数字货币的机遇

数字货币最大的机遇来源于数字经济的发展,数字货币是数字经济时代发展的必然产物。

10月8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成立了加密货币基金会,主要任务是负责接受加密货币的捐款。

11月16日,金砖五国考虑开发仅用于五国之内贸易交易支付清算的加密使用。由此可见,数字货币的身影已经不再局限于私人部门,开始出现在国际组织、国家间合作的舞台上。

当前,在供给侧和需求侧都具备推进数字货币时代来临的支撑因素。供给侧方面,技术的快速且不断的进步是数字货币发展的动力源泉。

像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等新兴技术领域,往往凝集了一群具有乌托邦情结的技术精英,他们的终极目标就是要实现去中心化、普惠性以及高效性,在技术的进步和迭代上干劲十足。

需求侧方面,G7工作组关于稳定币的报告中曾提出,世界上仍存在大量没有获得银行和金融服务的人,稳定币推行将有助于这些人能够接入账户体系,享受金融服务,由此提升了金融服务的可获得性。

这只是其中的一个需求,随着现实应用场景越来越多,数字货币的需求也会越来越丰富。总之,需求和供给是相互作用的,有些时候供给创造了需求,有时需求又会带动供给,最终推动的是整个数字经济时代的发展进程。

数字货币的挑战

关于挑战,内部挑战和外部挑战两大方面。

内部挑战:在发行主体层面存在难题。其中之一就是要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数字货币的发行主体到底是央行更好还是私人部门更好?从应用性上来看,央行发行更好。主要由于数字货币发行还要受到货币监管的制衡,而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将天然可以得到监管的认可,因此也将会有更广泛的应用领域。

另外数字货币在技术层面,技术多样,发展路径多变等特征都存在挑战。

由于技术的路径错综复杂,随着不断的发展迭代,技术的路径会不断的分出枝杈,技术的错综程度不断叠加,枝杈之间的从属关系越来越混乱,至于哪一步是最初的主枝目前来看都没有统一的答案。

另外,技术的路径远比不断分杈更加多变。实践中,新技术如果在应用上遇到了瓶颈,则会转弯走向另一个方向。不过,私人部门作为发行主体也有他的优势,该优势主要体现在创新性上。

外部挑战: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监管,二是基础设施。

当前关于数字货币风险的担忧集中在数据隐私、消费者保护,洗钱、反恐融资,链上治理,支付体系安全、效率和完整,网络安全和操作弹性,市场完整性,税收,货币政策,金融稳定,国际货币体系,公平竞争等诸多方面。

对此,众多经济体的货币当局加强了对数字货币监管。数字货币基础设施主要包括通信条件、数据基础、信用环境、法制环境。

数字货币未来发展

首先,当前数字货币的挑战很大程度上源于面临的不确定性太多,需要在试验性实践中寻找答案。

其次,非法定与法定数字货币在功能上应有所区别,不应该是替代或者对立的关系,可以同时存在。

第三,对于大国而言,法定数字货币可谓牵一发动全身,积极认真研究论证非常重要,推进需要极其慎重。

第四,要重视在限定范围内非法定数字货币实践的重要性。就像Libra,其实我并不看重其细致的技术问题,看重的是它可能在国际上对相关规则和标准的引领作用。

对此,能否允许具有资质的机构和企业尝试发行运用不圈钱、不出圈、有实际应用、有稳定机制的非法定数字货币,探索具有引领数字货币发展与应用的规则和标准。

目前国际上已有2000多种非法定加密货币或资产,相信只有我们自己实际尝试才能更好把握国际上数字货币技术的规则和标准的走向。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