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网贷教父”跌落,待兑158亿元何解

昔日“网贷教父”跌落,待兑158亿元何解《昔日“网贷教父”跌落,待兑158亿元何解》

7月22日晚,深南金科股份有限公司一则公告让普通的工作日变得不再平静。

“接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周世平家属通知,周世平已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无法获悉具体的案件情况,正在调查过程中。”深南股份在公告中表示,周世平于2021年5月辞去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等相关职务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上述事项为其个人案件。

周世平更为市场所熟知的身份是P2P平台红岭创投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成立于2009年3月的红岭创投,可谓中国P2P行业的开创者之一,而周世平凭借敢说、真性情的风格,更是在行业内吸引了一众拥趸,亦被行业人士称为“网贷教父”。

因此,上述消息一出,市场一片哗然和唏嘘。

周世平缘何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财经》记者通过微信和电话向周世平、红岭创投、深南股份相关人士了解具体情况。截至发稿前,周世平并未回复,红岭创投相关人士均表示不清楚。

深南股份内部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此前的2021年1月,周世平就已被福田公安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在福田政府官网“福田政府在线”披露的福田区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十次会议纪要中,会议通过了关于许可对周世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决定。《财经》记者7月23日登录“福田政府在线”,在相关信息栏中,未找到第五十次会议纪要。

上述深南股份人士同时强调,此事不会对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构成重大影响。《财经》记者注意到,截至7月23日收盘,深南股份股价跌超10%,报收5.45元/股。

多名P2P行业人士认为,周世平此事或与网贷业务清退相关。从此前P2P行业整体情况来看,一旦P2P平台宣布清退,后续若难以持续进行兑付,相关负责人大都会被采取相应措施。

红岭创投官网显示,2021年7月16日,红岭创投进行第五十三次兑付,此次兑付后,已累计兑付25.48亿元,剩余待兑付158.37亿元。

《财经》记者比对红岭创投于2019年提出的兑付规划,目前兑付比例仅为13.8%,尚未完成计划2019年兑付20%的目标。而要想在2021年达到45%的兑付比例,压力不可谓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周世平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消息发布后,7月23日,红岭创投官网发布公告表示,截至目前,红岭创投未接到任何相关通知,公司的清收工作正常进行中,月底前可能会安排一次兑付。

尝鲜大标模式,提前清退网贷

“提到P2P行业,老周(记者注:周世平常自称老周)绝对是不得不说的一号人物,他带领着红岭创投开启了一个网贷时代。”有P2P平台高管向《财经》记者表示。

红岭创投在行业的影响力或可从一组数据中窥见端倪。官网显示,运营时间已超过12年117天的红岭创投,累计成功出借金额超过4528亿元,拥有超过274万出借人,交易总笔数达到1234万笔。

“大标”模式,一直是红岭创投的独有标签。2014年3月,红岭创投发布了第一个亿元融资“大标”,随后超过亿元的“大标”相继出现。彼时,周世平曾直言,“小标不是我们的菜”。

在“大标”模式之下,红岭创投交易规模大幅攀升,并将其他P2P平台远远抛在身后。但正如硬币的两面,“大标”模式的风险逐步浮现。

2014年8月,周世平首次自曝广州纸业四家公司1亿元坏账。随后的2015年2月,红岭创投再次被曝出森海园林7000万元坏账;2017年3月,港股辉山乳业暴跌,有消息称牵涉P2P平台红岭创投10亿元股权,周世平当时回应称,“并未持有辉山股份,但有5000万元的债权合作。”

一方面,面对大额坏账,红岭创投压力陡增;另一方面,2016年8月,原银监会会同多部委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要求“在单一平台上,个人借贷余额不得超过二十万元,企业不得超过一百万元”。

显然,按照监管要求,红岭创投的“大标”模式亟须调整,并向小额分散转型。对此,周世平曾在2016年9月表示,线上产品将分批置换,自2017年3月28日起,线上平台限额以上的大单产品将全部停止发新标。

然而“大象转身”,并非易事。2017年7月,周世平宣称,红岭创投将于2020年12月31日前将现有产品清盘退出,不再做网贷业务,过渡期约三年。

周世平直言,“网贷不是我们擅长的,也不是我们看好的,这块业务最终会被老周清理出去,只是时间而已。”

为何没有立即清盘?“一是因为还有前几年积累下来的不良资产需要处理,二是新的转型还在过渡中。”周世平表示,如果现在清盘,初步估算损失可能至少在8亿元左右。红岭创投目前大量的不良资产,需要花三年的时间整改、清收,达到盈亏平衡。

彼时,虽然网贷行业发展已面临不小困难,但很少有公司主动做出这样的选择,因此行业人士纷纷表示震惊,甚至有人直呼“老周给网贷行业扔了一枚炸弹”。

“大象”难转身:待兑付158亿元

2018年,P2P行业“爆雷潮”与“挤兑潮”交织,部分机构倒下,部分机构艰难度日。

“最近这两天我接到的求救电话至少有十多个,很多P2P平台找我们提供流动性支持,一些大的平台也扛不住了,恐怕这形势还在继续蔓延。”周世平当时向《财经》记者表示,从2018年6月17日至7月16日,红岭创投的资金净流出也高达2.8亿元,此后才稍微缓和了一些。据他透露,那个阶段,红岭创投单月交易金额约在80亿-90亿元左右。

按照此前的清盘打算,2019年3月,周世平在红岭创投社区发布了一则名为《虽然是清盘,但不是说再见!》的帖子。清盘初步方案对存量规模的清理分三步走:2019年平台线上存量规模降低50亿元,2020年平台线上存量规模降低80亿元,2021年12月底平台线上存量规模清理完毕。

“做了八年网贷,我的心太累了!”周世平坦言,转型是因为垫付和坏账,“我们做到2700多亿元交易量,不仅没有赚钱,还有8亿元的坏账。”

此后的4月,红岭创投公布清盘兑付安排:出借人全部出借款分三年兑付,第一年(2019年)兑付20%;第二年(2020年)兑付35%;第三年(2021年)兑付45%。当时,红岭创投总计待兑付金额为184.3亿元。

于是,周世平开始加大力度推动不良资产处置问题。据他在2019年4月3日发布文章,“经过多轮协商,红岭创投不良资产处置获得重大进展。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某资产管理公司正式介入红岭创投不良资产处置,并已经在杭州某项目正式开始尽调。”

此后,市场上关于红岭创投引入AMC处置不良资产的消息不断,但均未有确凿的内容公布。

曾参与网贷行业不良资产处置的监管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大家都喊着要通过引入资产管理公司处置,但真正能落地的案例少之又少。一方面,有的P2P平台是假资产;另一方面,即便资产真实存在,但在尽调后,会发现实际价值太低,没有人愿意接手。”

与此同时,红岭创投的兑付工作持续开展,但实际兑付效果却不如人意。官网显示,2021年7月16日,红岭创投进行第五十三次兑付,此次兑付后,已累计兑付25.48亿元,剩余待兑付158.37亿元。

《财经》记者比对红岭创投上述2019年提出的兑付规划,目前兑付比例仅为13.8%。要在2021年达到45%的兑付比例,面临不小挑战。

“不管从最初进入网贷行业,还是选择提前退出,老周一直都准确地预判着行业趋势。有先见之明,但苦于‘历史包袱’太重,且叠加近几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逃废债’情况频现等多重因素,大额资产消化起来并非易事。”有网贷平台高管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但也有行业人士认为,老周并没有踩准节奏,从最初去做“大标”,风控就没有做好,出现了不少坏账,所以是一开始就掉进了“坑里”。“从业务角度看,老周不懂信贷,这些年红岭创投业务也做得一般。不然现在怎么还会有158亿的待收金额,‘大标’银行也在做,为何就没出现这样的情况?”一名网贷行业研究人士直言。

对于周世平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原因,深南股份及红岭创投相关负责人均向《财经》记者表示并不清楚。但有接近地方监管的人士曾向《财经》记者透露,部分网贷平台在宣布退出时,没有做好充分准备,有的在后续开展兑付工作的过程中陷入危机,无法拿出资金或可处理的资产进行兑付。在这种情况下,大量投资人报案,并提供了平台涉嫌犯罪的相关线索,警方肯定得采取相关措施。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关于” 昔日“网贷教父”跌落,待兑158亿元何解”的相关文章,感谢读者的耐心阅读,觉得不错动动小手收藏转发吧!想了解更多相关新闻敬请关注小柚财经!
文章标题: 昔日“网贷教父”跌落,待兑158亿元何解
文章链接 http://www.qgakbjs.com.cn/index.php/2021/07/24/14495/
小编申明:本站所提供文章资讯,均由互联网整理。

点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