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昆明?

何以昆明?

许多年前,我在翠湖北路52号念书,并未设想到将来安家昆明。以居住长短定,昆明是第二故乡,宜良是第三故乡,半生都在滇池-阳宗海之滨度过。胡风每至,举目西极,斜阳云隐。千年前,也有人在昆明远眺斜阳峰不得,

“避风鄯阐台,极目见腾越。悲哉古与今,依然咏烟月。”

我有时会同情诗作者,他的内心也许充满矛盾,对阳苴哶城存着怀念却又不能或不愿靠得很近。从正史内零星记载,我们约略推测这位作者大半生都虚耗在其父祖缔造的昆明城,当时称为“鄯阐”,由顽劣少年而猥琐大叔,直至一次事件后意外殒命。

《何以昆明?》

▲安流桥〔摄影:蛮书〕

1

鄯阐一名,来源不详。一说“光明”之义;一说“第二城”之谓。公元九世纪,丰祐王不知出于何种理由将“拓东”改名为“鄯阐”。拓东城,是丰祐的曾祖父凤伽异王子奉王命于滇池北岸相地创建,山河屏藩,川陆养民。

丰祐笃信佛教,改名同时,又在鄯阐城南郊兴修常乐寺、慧光寺,据塔砖铭文,可以确知两座寺院及佛塔在天启十年(849)或稍后完工。很幸运,其中一座佛塔,慧光寺塔,今天仍然矗立原地,再过三十年也满一千两百岁。

慧光寺塔在昆明是神奇的。一方面,昆明比较早的被认定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当有人试图证明昆明确为古城,通常会想到慧光寺塔,城内现存最古的建筑物。它的形象经常出现在宣传、广告甚至路灯杆,市民应该不会感到陌生。

另一方面,许多人对西南联合大学、滇越铁路如数家珍,有些老人谈起陈圆圆、张三丰则滔滔不绝,然而他们记忆中古城更多是晚晴民国时期模糊不清的老照片,很少包括慧光寺塔。幸好慧光寺塔也有老照片存世,不至于被遗忘。

《何以昆明?》

▲慧光寺塔〔摄影:蛮书〕

2

昆明当然是古城。青铜时代及至汉魏六朝,至远无征。慧光寺塔,正以事实表明赞普钟十四年(765)肇造的拓东城就是现代昆明的前身。

公元十到十三世纪,因为明朝初年的变故,是云南历史文献“空白期”。但不等于说完全没有文献,何况有地上实物和地下文物说明,鄯阐城在丰祐王的家族覆灭以后,不过是换了主人,城池依旧。

盘龙江以东,金汁河畔,安放着一座经幢。经幢立于公元十二世纪,是袁豆光为追思高明生而建。

“至善于高明生,……云郁郁兮穷天丧,雨霏霏兮尽山悲,楚方罢喧,东京辍照……托其填际而建之,铁围即成极乐,临其寒林而起矣,地狱变为莲花……”

《何以昆明?》

▲地藏寺经幢〔摄影:蛮书〕

经幢附近,因博物馆建设,在地下发现了一处古代寺院遗址和不少墓葬(火葬罐),可以确证市博物馆(明清时期地藏寺)是鄯阐城居民延续使用数百年的丛葬地。

他们生前居住的鄯阐城,地产建设时发现的众多遗物,可以证实就位于慧光寺塔之北不算太大的一片区域内。

3

蒙古宪宗四年(1254),鄯阐城又一次易主。新主人以此城设立“昆明千户”,作为“鄯阐万户府”的治所。稍后由军事辖制转为行政管理。

世祖至元十三年(1276),设中庆路,领昆明等县。除了“中庆”,“昆明”,由玉案山筇竹寺保存的一通元碑,当年还有“鸭池”之称。

根据古代文献里只言片语和并不认真的考古发掘结果猜测,元朝昆明城基本继承了鄯阐城,除了不符合新朝省会身份的“逾制”建筑,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明朝誊录的元成宗年间孙大亨《建大德桥记》,

“旧虽草创二梁……荣禄大夫云南行中书省平章政事也先不花慨然曰,‘是津也,梁王经行之所,可不防虞?’”

《何以昆明?》

▲德胜桥(大德桥,云津桥)〔摄影:蛮书〕

大德桥即得胜桥的前身,从而推断出现代金碧路在鄯阐城时代并延续至中庆城,已经是跨过盘龙江由东面进城的主要道路。较遗憾的是,昆明市区内没有任何的元朝建筑保留至今。

早于元朝的,慧光寺塔还在;明清以后特别是清朝的建筑,尚有不少。唯独元朝,只留下地名,如“大德桥”、“大德寺”之类;也有“利城坊”、“止善坊”,现在无法准确划出范围的片区。

4

明清时期的昆明城,不仅有存世文献,而且许多地方能够相对准确的标注在现代地图上。

或者反过来说,虽然六百多年的不断更新改造,明清云南府城的街巷格局仍然大致保持,手拿清清中后期的地图在昆明市区中心游走也不见得会迷失方向。偶尔偷懒,我会在老城范围溜达,借此稍微了解这座城市的过往。

《何以昆明?》

▲明清云南府故城遗址〔摄影:蛮书〕

近古昆明(明清云南府故城),和其他任何的内地城镇类似,庙宇极多;又地处虺山余脉,前照大池,沟渠湾塘密布城外。

总结明清昆明城的样貌,就是“半城山水,一城香烟”。如崇善街,因崇善寺在街中,人们互约见面指代地点,以崇善寺最方便,久而久之,便固定成街道之名。

“一城香烟”,当然不仅崇善寺。

武成路、长春路、归化路、圆通街、报国街、灵光街、东寺街、地藏寺巷、天君殿巷、甘公祠巷、高帝巷、东寺巷、西寺巷、财盛巷、万寿巷、吉祥巷、仁寿巷、积善巷、白云巷、太平巷、华国巷、青门巷、节孝巷、太乙桥。

《何以昆明?》

▲昆明某寺院遗石〔摄影:蛮书〕

直至现代,有些地名仍直接以寺观庵堂称之,如西岳庙、弥勒寺,尽管它们早已消失无踪。

5

前面提到的崇善寺,康熙《云南府志》记载,“崇善寺,在城南古城”。崇善寺附近,尚有毗卢寺、华严寺,同在“城南古城”。清朝昆明城沿自明朝,这古城当然是指元朝以前的鄯阐(拓东)-中庆城。

按照古人的记录,元朝以前昆明城范围比明朝以后昆明城偏南,即鄯阐-中庆城的北部是明清云南府城的中南部;由于五华山、螺峰山、祖遍山圈入城墙以内,原来城内地势较为平坦的昆明,成了城内地形起伏较大“两堆、三山、四海、十三坡”的昆明。

我们不过多臆测明初改建工程主要负责人的心理动机,根据水文地质资料,滇池及地下水变化一定是导致昆明城北拓南收的重要原因。

改建以后的昆明“半城山水”,五华山、螺峰山、祖遍山,菜海子、洗马河、大小绿水河,玉龙堆、四吉堆,在城的中北部占据了不小面积。

有山就有坡。学院坡、贡院坡、升平坡、永宁宫坡、尽忠寺坡、熟皮坡等,坡未夷平,地名则在日常口语中消失了。

《何以昆明?》

▲贡院坡〔摄影:蛮书〕

6

一并消失的,是许多古旧民居。在昆明生活十数年,我发现很多人特别念旧,总在哀挽已经不可能追回的古城。这不是昆明或者云南所独有的性格,网路上每披露某个城市、地区的老照片,多少都会受到关注。

不仅网路,我印象中昆明本土就有热心人士四处奔走搜集,甚至出访海外高价购回清末民国影像资料并举办展览。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我想提醒大家,昆明曾经是古城,如今依然是,就在身边,尚存不少古迹,很多都已列入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并得到妥善维修和管护,另外一些却在风雨中飘摇。

《何以昆明?》

▲洛阳山石窟〔摄影:蛮书〕

我们根本来不及痛悼永远逝去的,能守住幸存者已经很不容易,需要上下协同一起努力,而且不仅是某方面的职责和义务。每次看到昆明郊区某石窟寺造像上近年的游人刻划,心情特别复杂;既往不咎,惟愿到此为止。

《何以昆明?》

《何以昆明?》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关于”何以昆明?”的相关文章,感谢读者的耐心阅读,觉得不错动动小手收藏转发吧!想了解更多相关新闻敬请关注小柚财经!
文章标题:何以昆明?
文章链接 http://www.qgakbjs.com.cn/index.php/2021/10/19/15663/
小编申明:本站所提供文章资讯,均由互联网整理。

点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