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化铝新项目集中投产 供应过剩形势加剧

小柚财经:氧化铝新项目集中投产 供应过剩形势加剧

  大规模新建产能成为2022年氧化铝行业的关注热点。仅半年时间,720万吨/年新产能已经投入生产,预计全年新增规模将达到800万吨/年。如此大规模的增产曾发生在2005年之后的几年时间里,当时在氧化铝需求的推动下,各种资本大举进入,中国氧化铝产业迅猛发展。近5年来,受制于环保、赤泥等因素,氧化铝产能增速逐渐放缓,2021年仅为1.5%,但2022年将达到8.9%,较上年增加7.4个百分点。产能集中投产,加速了高成本产能的退出,但产能阶段性猛增,也对氧化铝价格形成压制。

《氧化铝新项目集中投产 供应过剩形势加剧》

图:中国氧化铝产能增长

  氧化铝新项目集中投产

  氧化铝新建产能大规模涌现的原因来自以下三个方面:政策因素。近年来,受环保要求提高及双碳政策的影响,新建项目取得合规手续如环评和能评许可的难度越来越大。已经取得合规手续的产能加快建设投产速度,以免后续门槛继续提高项目难以实施。成本优势。新建氧化铝项目多以进口铝土矿为原料,且大部分位于便于使用进口矿的港口地区。在国产矿价格高企的时代,港口氧化铝项目较内陆氧化铝厂有着天然的成本优势,即便同样使用进口铝土矿,港口也较内陆节约运输成本300-400元/吨。因此,低成本氧化铝项目才如此高调进入市场。技术进步带来的规模化。中国氧化铝生产技术历经50多年的发展,研制成功高效能、低消耗的大型专用设备,氧化铝单系列年产能由过去的20万吨大幅提高到100-120万吨,生产效率大幅提高,单位投资成本显著降低。。生产线的大型化导致新项目产能规模较大,单厂产能达到400-500万吨/年。

  高成本产能加速淘汰

  新产能大规模集中投产将加大国内氧化铝过剩压力,也将加快高成本的老旧产能淘汰速度。从以往来看,氧化铝行业产能极少淘汰,偶有停产产能闲置,也在等待市场择机复产,不会完全退出生产序列。2014年,中铝贵州分公司120万吨/年氧化铝产能关停,但2015年贵州华锦铝业公司160万吨/年产能接续投产;2022年国内第一家民营氧化铝厂南川先锋氧化铝厂80万吨/年产能关停,同期博赛九龙万博氧化铝项目360万吨/年产能投产,均属于系统内部新旧产能的替换。而随着氧化铝新产能的继续增加,减产产能的规模会加大,停产产能等待复产的时间也会拉长,如果无法改善优化自身的成本结构,那么复产的希望很渺茫。新旧产能的替换将成为未来几年中国氧化铝行业的主旋律。

  尽管需求大幅增长,但被大规模集中投产的产能“吞噬”

  受电解铝产量增长的拉动,2022年以来氧化铝的需求快速增加。上半年已经复产的电解铝产能达到243万吨/年,新投产的产能达到159万吨/年,对氧化铝的需求增加了770万吨/年。从数字上来看,今年的需求增量可谓“惊艳”,但不及氧化铝新投及复产产能规模,市场信心难塑。

  出口缓解部分市场压力

  全球氧化铝贸易格局在俄乌冲突的影响下发生了较大改变。由于月度短缺25万吨左右,俄罗斯自3月以来从亚洲部分国家采购氧化铝,中国是其主要的采购方。因此,近两月我国氧化铝出口量激增,5月向俄罗斯出口氧化铝15.3万吨,环比增加3万吨,同比增加15.28万吨。中国上一次氧化铝规模化出口是在2018年,由于巴西海德鲁氧化铝厂突发减产,国外出现短缺,在全球供应改善后,中国重回净进口格局。今年中国再次规模化出口,预计未来几个月中国氧化铝出口将成为常态。出口贸易缓解了国内市场部分过剩压力。

  山西和河南不得已而为之的减产

  在成本的压力下,自6月份开始,河南和山西省减产规模扩大,部分企业采取提前检修等措施来压缩产量。尽管氧化铝价格下行倒逼矿企下调铝土矿价格,但对本就供应紧张的铝土矿市场,价格下降幅度有限。对于使用进口铝土矿的企业,尤其是使用印尼矿的企业,在无长单保障的前提下,铝土矿现货供应缺失导致其不得不减产。成本压力和矿石短缺导致的减产使得两省本就不高的开工率进一步下降。

  中国氧化铝产业在过去二十年经过快速发展后,未来将进入产能结构优化调整期,氧化铝产能仍将增长,高成本产能的淘汰速度也将加快。尽管全球铝土矿资源丰富,但中国矿石供应形势不容乐观,国产矿供应的短缺导致氧化铝企业不得不加大海外矿石的使用量,而海外资源国出口政策变化的风险始终存在,成为限制氧化铝产业发展的主要因素。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点赞